同步到在路上
//www.mvspjp.live/article-20334.html
復制鏈接到微信中
取 消
EN
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運輸人生 > 運輸人文化 >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2019-09-29 09:18:34

  當前,由吳家平擔任總制片人,劉燁、馬伊琍、梅婷、保劍鋒、曾黎主演的電視劇《在遠方》正式熱播。作為浙江衛視“燃情獻禮季”三部劇集中的C位擔當,《在遠方》開播首日便獲得CSM59城收視率1.436的收視佳績,相關話題詞#劉燁改行送快遞#登上熱搜榜,引發網友關注熱議。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擔當男主角的劉燁將青年時代敢打敢拼不斷奮進的姚遠詮釋地恰如其分,他的機敏、擔當都通過精湛的表演傳遞給了觀眾。而馬伊琍將女主角路曉歐高冷、睿智的一面展現地淋漓盡致,一亮相便自帶強大的氣場,直觀地向觀眾展現了姚遠與路曉歐之間的巨大性格差異。前兩集的劇情一波三折,幾位主演相繼出場,讓大家對《在遠方》的劇情節奏贊不絕口,同時對后續的故事發展充滿了期待。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包裹快遞量已超過美日歐總和。這份成績單背后,是數百萬快遞從業者的辛勤和汗水。網購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在遠方》正是將鏡頭對準了與我們息息相關的電商和物流行業。透過角色釋放出來的青年人的奮斗精神感染著每一位觀眾。

  快遞行業有怎樣的跌宕起伏,中國快遞行業又有怎樣精彩的江湖圖譜?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快遞業的激蕩四十年

  有人用一部劇來演繹他們的商海沉浮,有人用一本書來紀念這些風風火火的面孔,也有更多人用日日年年的打拼來銘記不負人、不負己的快遞事業。70年的歷史長河中,中國郵政業蓄勢崛起,金字塔尖的快遞業更是從無到有、連創新高:從1.6億元到12345億元,從153萬件到507億件,我國已經成長為世界上發展最快、最具活力的新興寄遞市場,包裹快遞量超過美、日、歐等發達經濟體總和,成為世界郵政業的動力源和穩定器。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首部中國快遞行業激蕩史 《無處不在》宏大時代的背景下,小人物的命運沉浮糾葛,劇中人演繹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劇外人在選擇與棄滯、闖蕩與奮進、堅守與開拓中呈現出不同的面貌。無論是從層巒疊嶂的大山來到城市,還是從故土出發前往異國深造取經,抑或是南下在“淘金大軍”中發現商機,故事發生的時間幾乎不分先后。

向前沖,闖出一個新未來

  在快遞業中,人物關系最為復雜的當屬桐廬一脈。最初的一些人,他們走出大山的第一站便是杭州印染廠。

  那一年通過印染廠在桐廬的招工,聶騰飛謀得了一份生計。正是在這家未來被載入快遞史冊的印染廠,他與詹際盛、詹際煒、陳小英、陳德軍、張益忠幾人相遇,加上弟弟聶騰云,申通快遞最初的模樣便是在他們的行動中畫下。這些人中,詹際盛、詹際煒后來成為天天快遞的創始人,陳小英成為聶騰飛的妻子,大舅哥陳德軍成為申通快遞的老大哥,張益忠最初是申通寧波網點的老板,后來進入圓通管理層,他也是圓通速遞董事長喻渭蛟的小舅子。

  這群不安于現狀年輕人,想要去見識更大的世界。他們打短工、去餐館跑堂,一不小心摸著了干快遞的那扇“門”。他們與航空公司合作,接過提貨單,一份份挨家挨戶送到收件人手上,再問問客戶是否需要代取貨物,就這樣一單三四十元的提貨費用就賺到了。而另一面,往上海送報關單的生意更是賺錢,幫助企業趕在當天海關閉關之前將報關單送到,一單能賺100到200元不等。

  桐廬系快遞的雛形初具,聶騰飛和詹際煒坐著火車往返于杭州、上海兩地,經歷打工、掛靠之后,隨著自己公司的建立。徐徐延展的服務范圍觸及上海,讓上海同行聞達快遞創始人金任群(現任中通快遞副總裁)心生懼意。何不“劃江而治”?但“我要把申通的旗子插遍全國”成為出租屋里的最強音。

  然而,二十四五歲,風華正茂的年紀,因為一場車禍,他的生命畫上了休止符,留下悲慟的妻子陳小英和1歲的幼子。大舅哥陳德軍接棒申通,護航企業平穩發展至今。

  遠在千里之外,王衛從順德容奇港出發,在珠三角與世界的接口——香港干起了自己的快遞生意。

  那是改革開放后受港商影響的順德第一個對外開放的貨柜碼頭,河道上諸多船只在香港與內地之間往來。王衛在容奇港成業路27號租下了一個二樓的民房,命名為“民營快遞創業基地”。他的目標是讓香港件全部從這里上船!經年累月,順豐航空、機場、金融、科技、供應鏈……王衛帶領著順豐,走過無數高光時刻。在狂歡時保持謙遜,在喧鬧中保持清醒,在浮華中保持淡定,謙虛、虛心學習和真心待人,這是王衛心目中順豐人真正的形象,而員工也成為業內外認可的大多數。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酷愛長跑的崔維星,也是在華南起步。1994年,本可以在國企里穩穩當當地過上一輩子的他,卻陰差陽錯地踏進了物流圈。被派成立新公司,獨自承包“南航老干”,正式創立德邦,他用“空運合大票”模式降低成本讓利客戶,用運費到付模式滿足不同用戶的需求,實現了在激烈競爭的市場中虎口奪食、逆境重生。走出廣東之后,一路北上,在多次危難時刻化險為夷,并一步一步成為“零擔之王”,最終成為國內首家IPO快遞股。從零擔到快遞,這個“快遞新兵”,直面更加強大的郵政EMS、順豐、“三通一達”。但“老崔”卻認為,這個市場經過激烈的搏殺,最終會只留下兩三家快遞企業,德邦仍有跑贏的機會。

  在日本東京留學的湖北人陳平托人寄來一張北京地圖,沒事就在地圖上圈圈點點,琢磨他的“未來大局”。回國后,和二哥陳東升一合計,便干起了快遞,取名“宅急送”,還自己動手設計了一只猴子作為商標。

  干快遞的那些年,一路跌跌撞撞。迷茫中掃過街,塞過小廣告,也干過“四替”,在北京站“一戰成名”的他迎來第一次轉型,這為宅急送奠定了大件快遞的基礎。但第二次轉型卻不那么幸運,調整失敗后,陳平負氣出走又回頭轉身,之后再創業失敗,空留一聲嘆息。他找過王衛,馬云找過他,“云快遞”的夢一直在延續:“我懂物流,熱愛物流,也投身物流。”

  這似乎是一個快遞物流的時代,干電商的劉強東深感快遞物流的短板一定要補齊,于是不顧眾人反對,執意自建物流,也讓京東快遞成為京東。

  頂著“學霸”光環的周韶寧,途徑“碼農”圣地貝爾實驗室,路過出品小靈通的UT斯達康,以及國際互聯網巨頭谷歌,最終在2007年創立了百世物流,“用所學的技術改變這個行業”成為他的夢想。

  四川人余聯兵,拿著開川菜館、做車票機票代理點的兩桶金,在好友劉強的力薦下,成立宇鵬順實業貨運公司,嘗試性地向快遞領域邁出了第一步。后來決意打造“中國的聯邦快遞”,龍邦、速爾、優速……三家快遞物流企業,皆是他親自創辦。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那個在哥哥背上聽故事的弟弟也長大了。有過彷徨猶豫,也有資金困頓,但他聽從了自己的內心,選擇了那條艱難的道路。在哥哥去世不久后,聶騰云創立了韻達,意為運送通達。此時的他,事必躬親,在貨車穿梭的轟鳴聲中才能安然入睡。當行業在突飛猛進發展之際,他尚未顯山露水,回答只有三個字“練內功”,看起來倒是不急不躁,他相信笨方法才能跑完全程,種樹要澆水施肥還要及時修剪,連上市的最初也是不聲不響。但他似乎也從來沒有為韻達設限,只講著四個字,“順勢而為”。

  時代趨勢的腳步無人可以阻擋。在井岡山做裝修虧得一塌糊涂的喻渭蛟到親弟張益忠的網點考察一番之后,找到陳德軍表達了想做一家快遞公司的迫切愿望。“非零和博弈”精神極其強烈的他,腦海中畫出的是行業的圓,因此,取名“圓通”,還立下了“死也要死在黃浦江”的破釜沉舟誓,開始了創業階段每天借錢苦求生存的日子,甚至買米都要到處借錢,借到周圍沒人借為止。

  幾年后,本來做木材生意的賴梅松對快遞并不“感冒”,但耐不住同鄉商學兵的軟磨硬泡,最終決定闖一闖,就算虧了、做不下去也無怨無悔。他給自己的目標是不加盟,做自己做快遞。為了保障家里人的生活,還給自己設了做快遞的底線是500萬元,如果都虧了,就不干了。開業前三天的件量依次是57件、79件、100件,但反觀如今,中通的快遞業務量已連續多年穩居行業第一。

回眸望,曾經的奮斗與不舍

  眼看著一個個同鄉的快遞生意干得有滋有味,隊伍越拉越大,網絡越鋪越全,方里元好奇了。親手打造一家世界500強企業的想法讓他坐不住了,他想要試一試。但在群雄爭霸的年代,“初來乍到”的方里元還是沒能翻過去。2012年6月27日,重組失敗成了壓垮CCES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后同是桐廬商人的中國紅樓集團董事長朱寶良以2046萬元“輸血”CCES,讓資金鏈斷裂,陷入網絡阻斷、快件積壓窘境的CCES起死回生,后CCES更名為“國通快遞”,計劃3~5年內投入20億元來重組和發展。然而,誰也沒有想到,5年后卻是“欠費停運”,“倒閉危機”,“40億投入讓朱寶良不堪重負”等傳言滿天飛。而當初在進入快遞之初,他的資產超過百億,從酒店、旅游公司,到絲綢公司、地產公司、百貨公司,一應俱全。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另一個倒下的,是DDS。這家創立于1997 年的快遞企業,歷經 12 年,成為快遞界聲名鵲起大型民營企業。而創始人郜偉也是中國民營快遞企業當中少有的科班出身的創業者:畢業于廣州郵電學校郵政管理專業,還曾在深圳南山郵局工作過。郜偉是那代快遞人記憶中不可磨滅的烙印—敢想敢做、軍事化管理和作風。后來,有人說過如果當時有人拉他一把,也許就會有一個不一樣的結局。可正如多年以后再回憶當初,郜偉坦言,人生不存在如果,歷史也不存在如果。時代成就過我,也總要有人為這個時代付出代價。

  受挫于深圳分撥的風波,觸動了“多米諾骨牌”。自 2016 年“雙 11”過后,國通的業務量急劇下降,從日常的百萬跌至一半,從此一蹶不振。2017 年 12月,滿身疲憊的朱寶良,通過一封公開信確定了妻子洪一丹的掌門人地位,自己退居幕后,不再參與國通的經營與管理。

  同樣遭遇波折的,還有天天快遞。1994年10月8日,杭州天目山路,帶著親戚朋友們湊齊的錢,詹氏兄弟低調開業。從默默無聞,一路成長,直至如日中天。但兄弟“割據”的布局,最終成了發展的掣肘。詹際旺、詹際盛、詹際恒、詹際煒四兄弟各管一方。加上在對待“淘寶件”問題上的遲鈍,天天快遞從2006年開始市場份額逐漸下滑,直至2010 年、2012年、2017年被多次轉手。

《在遠方》背后的快遞歷史 你真的知道嗎?

  已經踏錯節拍錯失電商市場的詹際盛壓力無比巨大。急于尋找依托的他再也按捺不住,以至于在與海航集團剛剛認識,在沒有律師輔助的情況下就與其“閃婚”,使得天天快遞并購后遭遇新的困境:沒有對賭條款,8000萬元資金什么時候到位沒有具體時間,而股權已轉讓60%。經營毫無起色,繁冗的簽批程序進一步拖慢天天的發展,“更上一層樓”顯然已成煙云。

  當天天快遞陷入危機的時候,很多身邊的朋友想過接手。在這些人當中,詹氏兄弟認為奚春陽最為合適。當時,奚春陽在申通有著很高的人氣,是陳小英的第二任丈夫,加上陳德軍的推薦,天天快遞二次擇主。2012年7月,奚春陽收購天天。就位后,他請來了有著申通、圓通和中通三家大型快遞公司豐富管理經驗的徐建國和運營經驗豐富的陳向陽,組成了當時“民營快遞最強管理團隊”,短短幾個月后,就從每天26萬件左右做到每天130萬件還不會爆倉。2016年年底,奚春陽以1.6億元接手的天天快遞,以42.5億元的估值被蘇寧收購。不到5年間,天天快遞的市值增長了25倍多,而業務量也從每天28萬件,達到550萬件,增長了近20倍。

  2016年到2018年,圓通速遞、中通快遞、申通快遞、韻達速遞、順豐速運、百世集團、德邦快遞,7家品牌快遞企業接連登陸資本市場,A股、港股、美股均有。風光無限的背后,競爭依舊。

  這背后有千千萬萬步履匆匆,像永動機一樣的快遞人,這其中有首位走進中南海的快遞小哥李朋璇,有隨馬云一起敲鐘的竇立國,更有無數走在送件的路上或是拯救世界的途中的快遞小哥,那些奮斗的、拼搏的、追夢的故事,都是中國快遞的一部分。

  正如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在序言中所言,“正是這一群普通人,撐起了全世界最龐大、最復雜的物流系統,撐起了中國商業發展的基礎設施。”他們是一個個鮮活的普通人,一批批普通的創造者,因為有了夢想的感召,成就了一個偉大的時代。”

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站觀點。

點擊關鍵字閱讀相關文章: 文章來源:快遞雜志
閱讀
收藏

評論

評論內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說說你的看法...
云南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