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到在路上
//www.mvspjp.live/article-20395.html
復制鏈接到微信中
取 消
EN
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運輸人生 > 運輸人故事 > 圓通“五星業務員”是怎么工作的?

圓通“五星業務員”是怎么工作的?

2019-10-10 08:58:54

  在圓通網絡有這樣一群人,他們被董事長喻渭蛟稱贊為業務員中的優秀代表,是圓通最可愛的人,并為他們“把手都拍紅了”。

  這群人還有一個共同的稱呼--“五星業務員”。這是圓通一線快遞小哥的榮譽稱號,除了業務量達標外,更要在收派時效、服務質量等都達到一定標準。張瑞卿就是其中的一員,“五星”的背后,處處體現著勤奮與夢想。

圓通“五星業務員”是怎么工作的?

客戶的習慣,他都記得

  天還沒有完全亮,位于上海楊浦區揚州路464號的匯龍創意園就已“蘇醒”。進門往左拐兩個彎,就是圓通上海楊浦北外灘分公司(以下簡稱北外灘圓通)的操作場地。

  每天早上6點半,就有一群穿著棗紅色工服的快遞小哥在忙碌,他們之中,就有張瑞卿。

  在一群人中,張瑞卿一點也不顯眼。1米7左右的個子,皮膚黝黑。兩條胳膊因為風吹日曬,用力一擰像是能擠出油來。每天早上6點,張瑞卿準時從公司宿舍醒來,簡單地洗漱后,步行10分鐘,來到公司食堂草草地吃過早飯,便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卸車、分揀、理貨……兩個小時后,電動車上已經堆滿了大大小小的包裹,張瑞卿準備出門派件。15分鐘的騎行路程,經過11個紅路燈路口后,張瑞卿來到東漢陽路,這是他每天第一個派件的區域。車子還沒來得及停穩,張瑞卿就一手一個拎起兩個分好的編織袋往驛站跑,再晚柜子就要被其他快遞小哥給搶了。

  根據客戶需求和習慣,張瑞卿有五分之一左右的件需要放在自提柜,客戶會根據自己的時間來取走。張瑞卿算過一筆賬,一個柜子一天收費4毛多,60個件就是二三十塊錢,一個月就是七百多的支出。

  不過張瑞卿還是很樂意為柜子買單,一是他可以節省時間送更多的件,二是有些客戶指定把快件放在自提柜,按客戶的要求做,可以減少投訴的概率。

  “快遞”“快遞到了”類似的詞語,張瑞卿每天要說上好幾百次,嗓子經常喊著、喊著就嘶啞了。有些老小區,白天基本上都是老人在家,即使提前打過電話,在敲門時,張瑞卿依然還會來上一嗓子,“XXX,快遞到了。”

  兩年時間來,張瑞卿已經對他派件的區域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哪些客戶是要求放柜子的、哪些客戶是要求一定要送到家的,什么時候去送客戶會在家……張瑞卿都記得。

  快遞是一門體力活,張瑞卿的收入主要由派件和取件組成。在他負責的區域,取件占比不到派件的十分之一,這意味著,張瑞卿只有派送更多的件才能提高自己的收入。

  張瑞卿不是在騎車的路上,就是在小跑送件的途中。“爬樓一步三個臺階”“一邊騎車一邊接打電話”……時間成為張瑞卿最大的競爭對手,每一秒鐘他都恨不得掰碎了分成兩半來用。

  總有人勸他慢一點,不要急。張瑞卿也想慢,可是慢下來,他就派不了這么多件,收入就上不去。于是,他只能不停地奔跑在路上。

回去再晚,公司也有熱飯熱菜

圓通“五星業務員”是怎么工作的?

  張瑞卿送完電動車筐子里的最后一票件,一般都得到下午1點半左右。他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數據,顯示成功派送了185票件。

  騎車回到公司,已經接近2點,張瑞卿開始覺得餓了。“公司這點很不錯,無論我們回來多晚,都有熱飯、熱菜。”心情好時,張瑞卿會在回來的超市買上一瓶冰可樂、再加上一包花生米和豬皮晶,給自己加個餐。“這豬皮晶可好吃了,有嚼勁,還不貴,我在當兵的時候就常吃。”張瑞卿拿出碗筷開始盛飯,他的碗很大,飯勺舀了好幾次才滿。

  同事們總是開他玩笑,說他不僅派件厲害,吃飯也是好手。張瑞卿總是笑笑,“不吃飽,沒力氣干活呀。”當天,公司食堂的菜有紅燒肉、扁豆、茄子,燒飯的阿姨還為每位員工煎了一個荷包蛋。

  張瑞卿打開手機,邊吃飯邊看下朋友圈,有時也會看下小視頻。雖然盛的多,但張瑞卿吃的很快,一刻鐘不到,他的碗就空了。吃完午飯,趁著中班件還未到達的間隙,張瑞卿和他的同事們會簡單地聊上幾句,更多的時候是各自低頭玩著手機,打上一盤游戲。張瑞卿也是一個玩游戲的高手,王者榮耀一度打到了最強王者。

  干快遞之后,每次玩的時候,總有電話打過來。“早就卸載了,不玩了,耽誤工作。”張瑞卿現在更多的是刷刷抖音,關注健身、網店類的小視頻。“既能夠放松一下,來電話了也不影響,起碼不會坑隊友。”

干快遞,得有一點自娛自樂的精神

圓通“五星業務員”是怎么工作的?

  很多時候,張瑞卿覺得他服務的客戶蠻好相處的。小區的鍛煉身體的大爺會和他打聲招呼,“小伙子,來了啊”;有時嗓子啞了,大媽會拿瓶水追出來遞給張瑞卿。甚至,同行的快遞小哥,他們也會在相遇時簡單聊上那么幾句,客戶的收件習慣他們也會彼此分享。

  有時,派件派到很晚,正遇上客戶吃飯,也有客戶熱情留他趴口飯再回。所有的這些畫面夾雜在一起,構成了張瑞卿對客戶、甚至是上海的最直接印象。

  當然,派件的日子并不總是風平浪靜,有時也會遇上狂風暴雨。

  有一次,張瑞卿抱著兩個大包裹爬上位于5樓,張瑞卿用身體頂開玻璃門,“XXX,你的快遞到了,請簽收。”張瑞卿一連喊了2遍,也沒人搭理他。張瑞卿有點窘迫,他再喊了一遍,終于,離他不遠處的一個女生大聲呵斥,“喊什么喊,放那就好。”張瑞卿只得悻悻離開。

  還有一次,一個客戶來電沖他發火,“這都兩天了,怎么快遞還沒送到?”這票件,張瑞卿2天內已經給送了5次,每次到達時客戶又都不在家,白跑了好幾趟。“你告訴我,你到底什么時候在家?每次去你都不在,你說我怎么送?!”張瑞卿沒忍住,沖著電話那頭喊。張瑞卿很少有這樣情緒失控的時候。“我這樣子,很容易被客戶投訴。”掛完電話,張瑞卿長噓一口氣,又把電話給撥過去。“這個活不好干,不僅辛苦還容易受委屈,得有一點自娛自樂的精神才能支撐的下去。”張瑞卿說。

夢想:賺到100萬回家創業

圓通“五星業務員”是怎么工作的?

  快遞和古代的鏢局很相似,接到鏢單的鏢師們身騎快馬,將人托付的貴重物品按時送達到商定地點,鏢師們大都功夫過硬,不然無法勝任這份工作。

  如今的快遞員不要求會功夫,只要四肢健全、肯吃苦,基本上就都能入行,這也是張瑞卿們進入上海這座城市的通行證。

  2017年,張瑞卿從老家河北邢臺孤身一人來到上海,隨后一頭扎進了快遞這條大河。

  在做快遞之前,張瑞卿在老家做過小工,進過工廠,期間還在部隊當過兩年兵。聽說有戰友在上海干的還不錯,這加大了他離開老家的決心。“在老家工資太低了,很辛苦,一年到頭也掙不了幾個錢。”張瑞卿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離開老家的那一年,張瑞卿24歲。“再不走,就晚了。”

  來到上海后,張瑞卿很少回家。去年7月份,趁著不忙,張瑞卿回了老家一趟。從上海到邢臺單程接近600元的高鐵票讓張瑞卿有些犯難。猶豫再三,他還是決定買慢車的火車票,雖然時間多了12個小時,但車票便宜400多,這讓張瑞卿覺得很劃算。

  “只有派件時,時間對我才是最寶貴的。”張瑞卿從小就很獨立,初中畢業后就去打工了,2013年又去部隊當了兩年兵。這么多年在外闖蕩,已經養成了他自強的性格。“忙的時候沒時間想家,空下來會想。”張瑞卿說,家里經常讓自己回去找份工作,并讓親戚介紹了不少對象給他。“基本上都是加一下微信,聊幾句,沒有什么共同語言,沒時間相處。”張瑞卿戲稱自己姻緣未到。

  可他老家的父母著急,26歲的年紀在他們村里,很多同齡人的小孩都能打醬油了。“我又不是不想談戀愛,可我哪有時間,我每天派件、取件,怎么談對象?”張瑞卿心里有些小委屈,但他不敢把這話說給父母聽。要是說了,家里肯定更急,更會勸他回家工作。在他派件區域不遠的白玉蘭廣場,張瑞卿一次也沒有去過。“等我有了對象在去吧,我會高樓上對她說,那一片的快遞都是我送的。”張瑞卿一臉自豪。

  生活不會虧待努力奮斗的人。尤其是在快遞行業,只要你肯干、肯吃苦,就一定會有收獲。張瑞卿馬不停蹄地奔忙著,每個月他基本不休息,一個月下來,能派7500多票件,再加上他服務好,基本上沒有收到過投訴和罰款,月收入能有近萬。但張瑞卿依然不滿足。

  他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送快遞賺到了100萬,我就回老家,要么創業、要么開一家超市,有時間的話,我就去跑跑步、健健身……”

  夜幕開始降臨,張瑞卿取完今天的最后一票件,已經是晚上7點了,城市的燈光閃耀,他獨自騎著電動車,身影越來越小,消失在遠方。

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站觀點。

點擊關鍵字閱讀相關文章: 文章來源:圓通之家
閱讀
收藏

評論

評論內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說說你的看法...
云南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