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到在路上
//www.mvspjp.live/article-20434.html
復制鏈接到微信中
取 消
EN
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運輸人生 > 運輸人故事 > 一位普通送件員 為什么能坐上國慶群眾游行彩車

一位普通送件員 為什么能坐上國慶群眾游行彩車

2019-10-12 10:32:32

  對于自己能夠站上群眾游行彩車,參加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典,其美多吉在國慶日前夜接受媒體采訪時直呼像在做夢。表面看,其美多吉只是一名普通的郵車司機,相比坐上彩車的奧運冠軍、著名企業家、各行各業的精英,他的工作崗位顯得有點平凡。

右一為其美多吉右一為其美多吉

  但30年來,其美多吉走的并不是一條簡單的送件之路。

  這條路平均海拔超過3500米,被稱為雪線郵路,中間要翻過海拔高達6168米“雄鷹也飛不過去”的雀兒山。其美多吉無數次開著十多噸的郵車,在懸掛的碎石和萬丈深淵中間,那條4米寬的山道駛過,每一腳剎車和油門,都像是在鬼門關口打轉。

  在這條路上,他經歷過暴風雪擊打、雪崩圍困、狼群環伺,多次陷入險境。最險的一次,他被一群歹徒圍攻,搶救了3天3夜才脫離危險,臉上留下了一道再也褪不去的傷疤。

  不過,再多困難也擊退不了其美多吉的頑強堅守,他用郵車建立起高山深處與外界的連接,不少當地人稱他是“雪山上的雄鷹”。

1公里,走了兩天兩夜

  古銅色的皮膚、留著大絡腮胡、一身特制的藏服,加上一米八五的大高個,其美多吉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群眾游行彩車上分外惹人注目。

  一眼看去,其美多吉就是典型的康巴漢子,站著的時候頂天立地就像一座雪山,而他也確實與雪山有著極深的淵源。

  1963年,其美多吉出生在德格縣龔埡鄉,家里有8姐妹。因為家庭貧困,初中沒念完,他就回家干農活了。跟很多男孩一樣,從小他就喜歡汽車。18歲那年,其美多吉開始自學修車和開車。

  1989年,德格縣郵電局買了第一輛郵車,這可把他樂壞了。會開車又懂修車的其美多吉,很幸運地應聘成功,開上了縣里的第一輛郵車。但當時的他,恐怕沒想到,接下來迎接他的會是怎樣的兇險。

一位普通送件員 為什么能坐上國慶群眾游行彩車

  康定到德格的郵路,可以說是全國最難走的郵路之一。這條路全程往返長達1208公里,平均海拔超過3500米,其中還橫亙著一道天險:雀兒山。雀兒山的主峰海拔高達6168米,一年中有大半年積雪不化,路面冰霜凝結,兩側多懸崖峭壁,最狹窄的地方只容一輛大車通過,稍不注意就會墜落懸崖。

  行駛在雀兒山上,沒有人不膽戰心驚,就連其美多吉這種,在這條路上往返超過了6000次的老司機,每次路過這兒,都需要屏息凝神,提起十二分的注意力。他遠比別人更了解這雄偉壯麗的雀兒山,多么險象環生。

  大雪圍困對于其美多吉來說是家常便飯。有一年,他與同事在雀兒山遭遇雪崩,道路被積雪完全阻斷,郵車進退兩難,距離他們最近的道班(養路工人的基層組織)在1公里外。他們倆就用著簡陋的水桶、鐵鏟等工具,一點一點地鏟雪,1厘米1厘米地推進。“再難都要往前走,一定要把郵件安全送到。”又冷又餓的其美多吉就靠著這個意念堅持了下來,這短短1公里他們走了整整兩天。

  面對荒蕪的雪山郵路,孤獨恐怕是更難熬的。有時可能半天遇不到一個人、一輛車,其美多吉愛唱歌,孤單想家的時候他就歌唱,雪山上回蕩著他的歌聲。

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其美多吉右臉有一道刀疤,給這個康巴漢子增添了幾分兇相。但這道刀疤的背后,有一段其美多吉與死神擦肩而過的英雄壯舉。

  2012年7月的一天晚上,其美多吉跟往常一樣,開著郵車路過318國道雅安市天全縣境內,郵車開到一個陡坡,他緩緩地降下了車速。突然,一伙搶劫團伙沖了出來,他們圍住郵車,拿著砍刀、鐵棒、電警棍用力地砸著車門。

一位普通送件員 為什么能坐上國慶群眾游行彩車

  其美多吉面前擺著兩條路:逃跑或留下。“大件不離人,小件不離身”是對機要郵件管理的特別規定。面對瘋狂的歹徒,其美多吉選擇了后者,他攔在郵車前,用血肉之軀保護著郵件,喊著:“要打就打我,不準砸郵車。”

  要不是當時剛好有其他車輛經過,他恐怕連命都撿不回來。被送往醫院的其美多吉,身上光刀口就有17處,搶救了3天3夜,在重癥監護室躺了1禮拜,才脫離生命危險。

  這次受傷給其美多吉留下了后遺癥,他的左手經絡萎縮僵硬,甚至影響到他日常生活,更別提重新開郵車。“我們藏族人穿的藏袍有根腰帶,當時,我連腰帶都系不了。一個藏族男人,如果系腰帶都需要別人幫忙,還有什么尊嚴。”那一次,其美多吉哭了。

  后來,公司為其美多吉安排了管理崗位,讓他不用再跑長途。看著來來往往的郵車,其美多吉的魂丟了:他想回去,回到那條他熱愛的郵路上去。所以只要聽說哪里可以治療,無論大醫院還是小診所,其美多吉都會趕過去,即使得到的都是左手幾乎不可能完全康復的診斷。

  不過,其美多吉始終不肯放棄,直到他遇到了一位老醫生,教了他一套“破壞性康復療法”:先強制弄斷僵硬的組織,再讓它重新愈合。這套常人難以忍受的療法,這位漢子硬是咬牙堅持了兩個月,沒想到左手竟奇跡般痊愈了。

雪域上的暖流

  其美多吉的郵車上有著許多法寶:氧氣罐、紅景天、肌苷口服液,關鍵時刻它們就是救命的家伙。

  人類總想挑戰極限,征服自然。在不少戶外愛好者眼中,翻越兇險的雀兒山是光榮的勛章,而雪山多變,意外總是猝不及防。其美多吉有時候就會在郵運路上“撿”到人。

一位普通送件員 為什么能坐上國慶群眾游行彩車

  有一次郵運,寒風裹著大雪敲打著郵車,途徑雀兒山途中,遇上了一個坑。為安全起見,其美多吉下車查看狀況。這一看嚇了一跳,厚厚的積雪上躺著一個人,這個人嘴唇凍得發紫,難以開口說話,只有手指還能有些反應。

  其美多吉意識到他可能是高原反應,趕緊脫下大衣將人緊緊裹住,然后馬上抱進車內,并把氧氣罐給他吸氧,這個人才緩了過來。原來,他是一名戶外愛好者,以前來過這沒有高原反應,這次沒帶氧氣罐就大膽上了山。

  還有一次,其美多吉更在路上“撿”到一車人。一個旅行團的大巴在路上熄了火,恰巧他路過,二話不說就上前修了車,這車旅客才得以繼續上路。碰到別的司機遇到行車困難,其美多吉都會幫忙上防滑鏈,或者直接上車幫他們開過危險路段。

  這里經常遭遇暴風雪、塌方滑坡,通常都是郵車打頭陣,旅行車跟在后面。“只要看到我們郵車過來了,就說明今天天氣沒問題,車子就可以過。如果郵車沒過來,任何車輛都不敢過去。”其美多吉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語氣中隱隱透著自豪。

上陣父子兵

  作為一個郵電司機,其美多吉當得起“楷模”兩字,但作為一位父親和兒子,他卻充滿愧疚和遺憾。

  在過去的30年里,其美多吉駕駛行程達到了140多萬公里,約等于繞了赤道35圈,也相當于進行了兩次地月旅行的距離,在路上,是他的常態。而幫其美多吉準備好茶杯和食物,送他上郵車,也成了妻子的日常工作。

  出車往往不分時間,很多人們看來應該團聚的日子,其美多吉幾乎都不著家,30年下來,他在家過春節的日子屈指可數。

一位普通送件員 為什么能坐上國慶群眾游行彩車

  最遺憾的是,2011年,其美多吉大兒子因心肌梗死不幸離世的電話都是他在郵路上接到的。為了工作,他甚至沒來及見上父親去世前的最后一面。正因為如此,其美多吉覺得自己更應該全心奉獻,把每一份郵件投遞到位,才能對得起家人的理解和支持。

  高考錄取通知書,是其美多吉最愛送的郵件,因為送的不是一份郵件,是一家人新的希望。每年送高考通知書時,鄉親們都會迫不及待,從家里跑到郵車的分揀點,臉上洋溢著掩不住的笑容。這一刻,更增加了其美多吉堅守崗位的信心。

  如今,全長7公里的雀兒山隧道已經正式通車,隧道把從前兩個小時的車程縮短到了10來分鐘。這幾年,隨著電商的發展,這條郵路上的包裹也在與日俱增,其美多吉的郵車隊伍在不斷壯大,徒兒也慢慢地能獨當一面。

  更讓他高興的是,在他的影響下,自己的小兒子成為了郵線上的一份子,在甘孜縣郵政公司從事車輛調度,他們爺倆成了郵運戰線上的“父子兵”。

  正是有“其美多吉們”堅守在這條艱苦的郵路上,郵車那獨特節奏的兩聲鳴笛,才能響徹雪山,為那片荒涼土地上的人們帶去新的期盼。

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站觀點。

點擊關鍵字閱讀相關文章: 文章來源:800里加急
閱讀
收藏

評論

評論內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說說你的看法...
云南快乐10分